客户端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今日头条
新闻日历
数字报刊
北疆新闻网 > 文化 > 正文

  题记:读书,听史,登长城,爱故乡,爱固阳,爱祖国。

  如果说广阔的蒙古高原是一座历史大舞台,那么,地处黄河几字形拐弯处顶端的固阳县就是这大舞台的前台,几千年来,这是战火不断,历史交织,各游牧民族从遥远的贝加尔湖畔,大兴安岭山脉繁衍生息,成长壮大,如历史的过客,或惊鸿一现,或建创霸业,在这里粉墨登场,你方唱罢,我方唱,创造了历史,上演一场场历史大剧,留下一出出千古绝唱。

  今年五一节,我曾在固阳县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冬郎先生的伴随下,探访大乌兰古城和份塔子古城但由于时间紧张,地势不明,只能是走马观花粗步了解,尽管写了一篇连自己都不满意的不伦不类的文章,还是游意未尽,遗憾深深。六月由《份塔子和大乌兰古城》的作者胡明先生牵头组织访长城的读书活动,我欣然前往。

  夜间好雨如期而至,早晨绿树红花,空气清新大有“渭城朝雨浥清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的感觉。”一路急驰,谈笑间,绕过大乌兰古城遗址,向南沿一条干枯宽阔的古河床行驶,一路上尘土飞扬,砾石遍地,汽车在一列断崖边停下。古烽燧就在崖上。土崖并不高,但十分陡峭,崖壁岩石嵯岈,古老苍桑,千百年的日晒风烛,碎石遍地,几位年过半百的旅友,青春豪气冲起,奋力登攀,乱石滚落,尘土飞扬,气喘吁吁。登壁顶,天高地阔,视野万里。一座片石垒成烽燧,虽经千年风晒雨淋,巍然屹立,显出森森杀气。这就是神秘的份塔子古烽燧。在秦汉长城中,这座烽隧历经二千多年,保存十分完整。有完善的生活设施,水井,哨位。站在峰顶,南望秦长城如灰色巨龙盘旋于千山万岭之上,在山凹之中分布许多叫碾房的大小村落,不知是否与秦汉长城有关,也是待解的历史迷团。

f63bee783fb1415f8b547625ea5a72c9_副本.png

  份塔子古城址(存放生活用品地)

20a1516bd1704cee83f00097e3481ba3_副本.png

  份塔子古城址(哨所)

  北望,艳阳高悬,天高地广,西风扑面,大乌兰古城的轮廓历历可见,红赫色的荒原,摇曳的白草,断壁残垣,昭示一段久远的历史。这就是历史上匈奴的王城,石头城,头曼城,龙城。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”面对亘古荒原闭目沉思这段古老,苍凉的历史,沉思这胡笳乱起,战马嘶鸣,落日黄昏,血染战旗的惨烈境界之中。公元前127年汉武帝派大将卫青出上谷直达茏城,这里的茏城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龙城,不知是否就是眼前的大乌兰古城。于是想起李华的《吊古战场》“浩浩乎,平沙无垠,复不见人,河水萦带,群山纠纷,暗兮惨悴,风悲日曛,蓬断草枯,凛若霜晨。”自作诗一首:

  西风乍起,飞沙走石,日月昏黄,不见天日。

  见古战场,飞将何在?

  听胡笳乱起,战马晨嘶,狼烟直立。

  见刀光剑影,长矛林立,黄昏落曰,血染大旗。

  壮士十年归,将军百战死,历史千载,青史铭记。

00300569076_43330781.jpg

  增隆昌秦汉长城段

  “马蹄踏破帝王的春梦,西风传颂历史的故事,长城凝结千古绝唱,古城引发万限的遐想。”不觉间,已红日当空,风停尘封。口干舌燥,肚子也咕咕直响。一行人游意未尽,要去探访汉光禄城和藏在马鬃马深处的史前岩画,我也激情唤起,欣然同往。汽车沿乌素图勒河的古老河道南行。一时沙尘四起,碎石飞溅,几经周折到达乌拉特前旗的小佘太镇,路上冬郎先生讲述当地的笑谈,“无奈加无奈,赤脚板子跑到小佘太。”然而我们更没运气,小佘太镇设哨卡,要核酸检测方可入境。不由想起晚唐诗人杜旬鹤的诗“任是深山更深处,也应无计逃徭役”,我们则是“任是深山更深处,也能无计逃瘟疫”,但愿有一日“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响烛照天烧。”今天我们只能“无奈更无奈,翻山越岭去佘太。”

  沿乌素图勒谷前行,草越来越多,空气越来越潮湿,草地上是成群的牛羊,听冬郎先生说,这条河又叫小佘太河,注入内蒙西部最大的湖泊乌梁素海,也是黄河的支流。水是生命之源,忽然间恍然大悟,为什么古人能在这干旱无水的大漠筑城池,修长城,或许在远古这里是绿草茵茵的牧场,肥沃的田地。难怪《匈奴传》中记匈奴失阴山后,不敢南下牧马,士不敢引弓报怨。正因如此,大乌兰古城与份塔子古城间的干枯河谷,是汉与匈奴人冲突的地方,也是游牧文化同农耕文化的分界线。

00300569077_3d1d7d96_副本.jpg

  大乌兰古城址祭祖地

  增隆昌水库到了。一弘碧水,一片蓝天,群山环抱,一幅风光秀丽的山水画。在这北方荒漠之地有片绿水,实在太珍贵了。我们迫不及待地下车,在湖边徜徉,正芦蒿遍地,马兰花开的时季。用宋代诗人范中淹的句子“上下天光一碧万顷,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,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”湖边几个中老年妇女在踏青,听口音是东北人,一问是辽宁鞍山人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特别是在塞北大漠,话多了,心也近了。都是当年第一代炼钢工人的后代,如今也白发苍苍,退休赋闲了。想起当年青春少年,豪气冲天。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那激情燃烧的岁月,感慨万分,激动不已。留诗一首:

  湖光山色白云飘,

  碧波荡漾苇草摇。

  青草又绿新河岸,

  塞北六月多妖娆。

  马鬃山距增隆昌水库不远。远远的看见古老的秦长如巨龙一般飞腾在千山万岭之上,尤为壮观。这是我们看到保存最完整的秦代长城。我们怀着敬畏之情,登上高坡,亲手触摸这千古奇观。油然而生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自豪感。秦长城由人工打制的青石板石块砌成,接口严密。几乎没有一点缝隙,铁青色的石块排列整齐,坚固,虽经两千年风雨侵蚀,巍然屹立,透出凛凛杀气,如钢铁巨人一般顶天立地神圣不可侵犯,拱卫着西北边陲。这里的秦长城是古代长城的典范,是中华民族长城文化的闪光点。长城就地取材,因地形而建,底宽四到五米顶宽二到三米,高四到五米。不远处还有一完整的烽火台。登台远望,山风呼啸,砂尘四起,峰峦如簇,大漠如海。仿佛置身于胡笳阵阵,狼烟四起战马嘶鸣,刀枪如林的古战场。长城凝结了中华民族的历史,见证了国家的兴衰。是每个中国人必读的教科书。读史,读书登长城不仅让我们获得许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,更是爱国主义教育的一部分,一个人只有爱自已的故乡,才能爱自己的祖国。

  “大乌兰,小乌兰,忽鸡兔。过了山梁梁到了西斗铺!”到了西斗铺天高地阔,白云飞扬,田野乡间不时见到孤立的“土地庙”是当年西口大迂移的见证,充溢着传统的西口文化。这里地形开阔平坦,水源充足,土地肥沃。上次来时,这里枯草遍地,不见一丝绿色,我不由叹息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”而今天却绿树成行,新苗茵茵,玉泉喷绿,鸟语花香。不由想起陶潜的《桃花源记》中的“土地平旷,房屋俨然,阡陌交通,鸡犬通闻”,好一派世外桃源。作诗一首:

  登高远望天地宽,

  柳色青青绿无边。

  飞鸟啁啾争暖树,

  春风已到玉门关。

   作者简介

  崔建勇,又名大鸣,河北承德人,成长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,当代作家,作品散见于《内蒙古日报》《工人日报》《五月风》等。

编辑:李艳
102
分享到:

北疆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北疆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北疆新闻网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北疆新闻网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二、凡来源非北疆新闻网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,联系邮箱:bjwmaster@163.com。

内蒙古:校园足球训练忙

版权声明:北疆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48148811蒙ICP备16001043号-1

Copyright © 2016- 北疆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5120200009-1蒙公网安备:15010502001245